首頁
 
石家莊市長安區廣安大街財富大廈
0311-69001130
13933809797(王經理)
68137669

財經信息

小額信貸機構所有權形式管理與績效分析文獻綜述與引申

點擊:時間:2018-01-28

摘要:小額信貸機構(MFI)是集商業性和社會性為一身的特殊的金融機構,它對扶貧的巨大作用已經是國際學術界的共識,如何在保持其社會性的同時,充分發揮其商業性,使MFI能夠可持續發展,為更多的窮人服務是目前研究的重點。本文綜合了目前國際和國內學術界最新的所有權形式和管理方面的研究成果,試圖從理論上回答這一問題:所有權形式與績效無關,提高MFI的績效應更側重于管理因素。

關鍵詞:MFI;所有權形式;管理;績效

小額信貸機構(簡稱MFI)從產生之日起就擔負著雙重任務,既要維持機構的可持續性,又要幫助更多的窮人獲得貸款改善生活,是一個兼具商業性和社會性,并以社會性為主的金融機構。這種商業性和社會性本身是否可以由一個機構兼收并蓄始終是學術界探討的問題,社會性可以引導MFI向最貧窮的客戶貸款,貸款額度低,而商業性和可持續性要求MFI能夠盈利,提高貸款額度,降低每單位貸款的成本,提高貸款的回收率,向比較富裕的客戶貸款。從表面看MFI的可持續性和推廣之間是存在矛盾的,但許多學者實證分析的結果是二者可以并存,共同來體現MFI的績效。是什么影響MFI的績效呢?一般管理理論所認為的股份有限公司(SHF)比非政府組織(NGO)更有利于績效的提高、評級有利于企業信息的披露等內外部管理經驗是否對MFI也有效呢?這個問題是國際學術界繼小額貸款的影響,MFI的商業化改革后聚焦的一個新的主題。本文通過對國內外一些研究小額貸款的學者比較成熟的觀點的探析來說明MFI的管理和所有權形式與績效的關系。

一、MFI的所有權形式與績效

    MFI具有三種組織形式:非政府組織(NGO)、信用社(COOP)和股份公司(SHF)。NGO沒有所有者,沒有任何人或者機構對其剩余利潤有索取權,它是由捐贈者的資金支撐的;COOP是由會員所有,并由會員通過投票進行管理,會員可獲得紅利;SHF是由股東所有,股東決定如何分配利潤,股東也可以隨意賣掉他的股份。世界上大多數國家主要采用NGO和COOP形式,在印度只有COOP,我國主要是NGO。那么MFI的績效是否會因為采用不同的所有權形式而不同呢?Merland(2007)分析了SHF和NGO的績效是否因所有權形式的不同而存在區別。他選取chreiner(2002)考查MFI績效時采用的變量,即客戶成本(包括債務成本、運行成本、貸款損失和股權成本)、MFI的深度(用客戶的貧困水平或婦女客戶所占的百分比表示)、MFI的寬度(用所服務的客戶的數量來表示)、MFI的長度(用ROA即return of assets來表示MFI能夠提供服務的時間長度)和幅度(用MFI機構使用的金融契約的數量來表示)。用這些變量來分析所有權,從直觀的角度和一些學者的觀點出發應該是具有較多社會責任的NGO是以窄的寬度,短的長度,有限的幅度來換取深度上的優越性;而SHF具有較少的社會責任是以淺的深度換取寬度、長度和幅度上的優越性。而Merland得出結論是:從深度上看SHF向婦女貸款的比例更高,債務成本變量SHF比NGO高,NGO的幅度更窄,這些主要是因為權威當局禁止NGO吸收儲蓄,使NGO沒有儲蓄只有貸款業務造成的,在運行成本、股權成本方面沒有太大區別;ROA(return of assets)方面NGO的表現稍微好于SHF,說明NGO并沒有因為要向貧困戶傾斜而放棄商業利益。這些結論說明并沒有以上所述的權衡假說,MFI的所有權形式并不影響其績效,這與政策制定者的鼓勵NGO向SHF轉變的偏好是相悖的,從數據分析中可以看出NGO具有好于SHF的ROA,具有更好的績效。修訂相關法律框架,允許運行良好的NGOs吸收儲蓄,應該是比鼓勵NGO向SHF轉變更好的選擇。因為存款者可以監督非盈利機構,從而降低其成本。Merland的分析并沒有明確哪種所有權形式更有優勢,正如發展成熟的銀行業所體現的所有權現狀一樣,互助型和非贏利型的銀行能夠成功地和其他所有權形式競爭,MFI也可以以多種所有權形式存在。……

......

二、MFI的管理和績效分析

    我們分析的管理變量分別是CEO特點和董事會的影響、客戶和公司的關系、競爭、捐贈和規制等。(一)經理激勵機制問題。Hartarska(2005)認為:(1)應對Mn經理的業績采用多種評價體系進行評價。MFI類似于銀行和非盈利公司,績效為基礎的補償機制是無效的,接受多種評價體系的經理和接受績效評價的經理的業績相同。據考查,銀行和非盈利公司使用績效評價體系的頻率要低于普通公司,它們更多地使用多種評價體系,這樣對于經理來說講真話和假話的效用相同,從而使經理偏向于講真話,克服了信息不對稱,導致更好的績效和更好的融資。(2)無論經理感到工資較低還是感到工資較高,MFI的績效都是相同的。為什么呢?研究表明權力和個人的成就感是MFI用來彌補低工資吸引高水平人才的法寶,工資并非MFI經理所需要的一切,進一步說明了多種評價體系的有效性。以上分析說明傳統的增進經理和股東利益一致性的管理因素在MF中所起的作用有限。這主要因為MFI必須要考慮客戶的利益和機構的收益,即機構的可持續性和為窮人服務的多重目標,必然會使顯性和隱性的激勵機制趨于無效。Merland(2009)提出在MFI和客戶的維度上,女性CEO能夠提供更好的服務,因為據統計Mn 的客戶中70%是女性,女性CEO比男性更了解女性客戶,從而獲得更多的信息,這對MFI的成本收益和推廣方面都會有改善。

(二)MFI董事會問題

Hartarska(2005)認為:(1)MFI的績效和董事會中雇員董事的比例成反比,與獨立董事的比例成正比。因為獨立董事是公司的外部人和非附屬者,可以成為更好的監督者和建議者。(2)擁有規模小的董事會的MFI比規模大的MFI業績更好。這是因為董事會的成員越多搭便車

的董事就越多。(3)董事會里股東代表的比例越多,股東掌握的金融知識越復雜,MFI在金融持續性等方面表現越好。Merland(2009)在Hartarska的研究成果的基礎上進一步提出:(1)具有國內董事和國內監事的MFI的績效要高于具有國際董事和監事的MFI。(2)推廣方面,CEO和董事會主席是同一個人的MFI會有更多的貸款客戶;而采用個人貸款非小組貸款的MFI具有更少的貸款客戶和貸款規模。從而為MFI董事會的有效運行提供了建議。

(三)外部管理機制問題。

Hartarska(2005)認為:(1)報表經過審計和評級的MFI比沒有經過的MFI有更好的績效,但其作用有限。隨著MFI的成熟,對客戶和資金捐贈者的競爭轉向外部管理機制,包括評級、審計等,外部管理機制主要的目的是為了解決信息不對稱問題。像評級、監管、審計等這樣外部控制機制對MFI所起的作用有限,其原因是為捐贈者決定資金去向提供信息服務的評級所起的作用和MFT網絡信息交換平臺所起的作用差不多,而且信息平臺獲得信息的成本更低,這樣就使評級和MFI績效的關系不大。(2)商業化改制后的MFI或許會有更好的持續性,但不會服務更多的窮人。因為商業化后MFI要遵守各種規則,包括保護存款者利益、改變內部管理機制等規則,這些規則可保持更好的持續性,降低金融風險,但對于MFI的推廣的作用是有限的。Merland(2009)也提出了相同的觀點,即競爭和銀行業規制等外部機制對MFI的績效影響很小。競爭越激烈,所有者所需的內部管理機制越少;伴隨規制的成本是安全要求,信息披露技術的投資以及對MFI創新的抑制,這些成本會超過規制所帶來的收益。

(四)捐贈與管理

Hanarska(2009)使用mixturmode1分析MFI是否隨著時間而表現出成本有效性,什么樣的MFI具有成本有效性。她采用了東歐和中亞的數據,得出結論,機構本身得到資助比較少和每筆貸款得到的資助少,主要依靠存款經營的MFI最終表現出成本有效性,即隨著時間的延長成本逐漸降低。資助會降低MFI追求成本有效的積極性,具有存款對于MFI的持續性是重要的一步,因為存款可以表明MFI具有一個成熟的客戶群。研究還顯示,整個MF1分成兩大陣營:成本有效陣營和非成本有效性。成本有效陣營具有更多的存款;更多地使用小組聯保的方式貸款;成本有效陣營中NGO的組織形式較少只占30%,而在非成本有效陣營中占80%。2005年底我國的NGO70%依靠國際捐贈,社會捐贈占10.6%,政府投入占l2.8%,負債比重達到4-3%。在這種資金組成下,據中國小額貸款發展促進網絡對其27個成員的統計,發放每1元貸款的經營成本2005年平均為8.5%,最高為59.6%,最低為1.9%。由于我國NGO中占成本開支比重很高的員工工資比較低,很多員工是政府工作人員,由政府發放工資,所以NGO的成本和國外比不算高,如果拋開這個因素,降低成本的空間仍然巨大。這個案例從另一方面證明了捐贈率較高的MFI的成本可以通過提高員工的勞動生產率來降低。南非的MFI由于收入和社會的不平等支付其在發達國家員工的工資致使MFI的成本過高,正尋求新的幫助窮人的方式包括自愿的存款和貸款小組,由其成員代替MFI的員工等。

(五)創新

劉西川,黃祖輝,程恩江(2006)對我國運行較好的三個NGO進行了調查,發現小額信貸服務對象已從貧困戶、中等偏下戶移向中等偏上戶和上等戶。分析其原因:(1)整借零還的借款方式不適合我國。我國大部分農民收入主要來源于傳統的種植業和外出打工收入,收入不穩定并具有季節性,這樣就把大部分缺乏定期穩定收入的農民排除在小額貸款目標群體之外。(2)小組聯保沒有發揮應有的甄別借款農戶借款風險和還款能力以及激勵和監督農戶還款的作用,這些主要依靠信貸員和中心主任的判斷。(3)對信貸扶貧的基本假設提出質疑。經過調查,我國農村貧困戶貧困的主要原因是缺乏勞動力和負擔重,所以貧困戶缺乏的是獲得貸款后能夠實現脫貧的項目,而不是單純的貸款,在這種情況下貧困戶即使獲得貸款也不會有還款能力,導致貧困戶的貸款需求有限。如果能夠在提供貸款的同時進行項目指導是提高貸款需求和還款率的一種創新方式,可以提高小額貸款的運營效率和扶貧的效率。這就提出了各國在發展小額貸款時必須重視的創新問題,在上面探討所有權問題時提出了所有權形式的創新,它可以平衡所有權成本,適應各國不同的法律和制度環境。MFI的管理同樣需要創新來適應各國不同的政治、經濟和文化背景,否則會帶來毀滅性的打擊。像孟加拉格萊美銀行的經典經驗:整借零還、小組聯保、信貸扶貧等不一定就適合我國,我國的小額信貸從1993年至今都沒有大的起色,缺乏創新,簡單承襲也是一個原因。

三、結束語

我國目前處于小額信貸發展的新階段,2004—2006年連續三年中央一號文件都強調要在有效防范金融風險的前提下發展小額信貸,人民銀行也陸續出臺了小額信貸的發展策略,形成了原有的NGO、COOP和新成立的SHF以及原有金融機構下移的多層次的小額信貸市場。如何發展NGO,COOP的改革,SHF的規制和外部政策法律的完善,中介機構的參與等都是決定我國小額信貸市場健康發展的關鍵問題。以上的研究成果為我國MFI的有效管理提供了可借鑒的方法,即采用什么所有權形式與MFI的績效的關系不大,規制、評級等外部管理因素對MFI的影響也很小,但內部管理機制是決定MFI績效的重要因素。通過這些方法使MFI既保持可持續發展又可以為最貧窮的人提供貸款,完成其商業性和社會性雙重目標。由于缺少數據沒有對我國MFI機構的管理模式和所有權形式和績效進行實證研究,這是本人下一步的研究目標。

 

參考文獻:

[1] 1 VALENTINA HARTARSKA.(2005).Gover—nance and Performance of Microfinance Institutions in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 and the Newly Indepen—dent States.World Development Vo1.33,No.10.

[2]ROY MERSLAND(2009).The Cost of Owner—ship in Microfinance Organizations.World Develop—ment Vo1.37,No.2.

來源:金融理論與實踐-2010(4)


關閉
浙江快乐12开奖预测号码 海南飞鱼彩票推荐 桥头竞彩北单店 河南快赢481精准计划 今天浙江6十l开奖号码 香港赛马会提供7尾 北京pk10计划赛车视频 重庆快乐十分正规吗 陕西11选5分开奖结果 够力七星彩辣椒版 泳坛夺金分析技巧 山东老11选5前3遗漏数据 2020互联网彩票最新消息 浙江体彩20选5开奖号码 北京快中彩连锁 百家乐必胜赌 澳洲幸运10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