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石家莊市長安區廣安大街財富大廈
0311-69001130
13933809797(王經理)
68137669

財經信息

融資約束條件下民營企業財務風險研究

點擊:時間:2018-01-28

莫迪格利安尼和米勒(1958)的M—M定理指出,在完美的資本市場下。公司的投資決策和資本結構無關.企業的內源融資和外部資金是可以相互替代的。但現實世界中,由于外部資本市場不完善、信息不對稱性以及交易成本的存在.使得企業內外部融資成本存在差異。這種差異便產生了融資約束問題企業融資約束的主要表現是企業內源資金積累不足.難以獲得銀行貸款.不能發行股票或債券等。金融發展水平,如金融業、信貸資金分配的市場化程度等.是影響企業融資約束程度的重要因素企業由于內外部融資成本存在較大差異.無法支付過高的外部融資成本而出現融資不足.從而導致投資低于最優水平.投資決策過于依賴企業內部資金.企業發展必然受到嚴重制約。在融資約束條件下.民營企業融資成本遠遠高于國有及其控股企業.企業面臨超常的財務風險.卻無法享受其帶來的杠桿收益,易于陷入破產的境地。

一、企業財務風險及成因

    財務風險是指企業在生產經營過程中由于各種不確定因素的影響.蒙受損失的可能性的大小與損失的程度企業財務管理過程中的某個方面和某個環節出現問題.都可能促使這種風險轉變為損失,導致企業盈利能力和償債能力的降低 企業財務管理一般分為籌資管理、投資管理、營運資金管理和收益分配管理四個方面,相應地也會產生各種不同的財務風險。籌資風險是由于借入資金而產生財務杠桿,杠桿效應會進一步放大收益或損失.從而增大喪失償債能力的可能性而產生的風險;投資風險是由于不確性因素導致的投資報酬率達不到預期值而發生的風險:營運資金管理過程中產生的資金回收風險是由于賒銷產品產生的貨幣資金回收的時間和金額的不確定性:收益分配風險在于收益分配可能給企業今后生產經營活動產生不利影響而帶來的風險財務風險與企業經營活動的各個環節密切相關.一個正常生產經營的企業,財務風險在所難免.這是所有各種類型的企業共同具有的。

二、民營企業的超常財務風險及其成因

    市場競爭是經濟發展的動力之源.如果一個社會存在嚴重的不公平競爭狀況,那么,便會扼殺社會的創新與活力我國民營企業與國有企業相比,在融通資金這一條件下就存在嚴重的不公平現象,即所謂的所有制歧視 民營企業在發展過程中融資渠道不暢,難以從正規金融機構取得貸款,存在嚴重的資金缺乏當出現更好的投資機會或發生資金周轉困難時,不得不求助于非正規金融機構.即地下金融,融資渠道單一、資金結構缺乏彈性。因此,民營企業不是不存在負債.只是沒有辦法在企業財務上反映出來地下金融資金成本遠遠高于正規金融機構,為此企業需支付高昂的利息費用.從而產生超常的財務風險,其收益率也遠遠低于同類國有及其控股企業。

1.融資約束下,民營企業資金成本高昂,迫使企業投資于高風險項目.進而加大企業財務風險。我們以一個簡單的例子說明上述問題如某企業面臨一個較好的投資機會,需要資金100萬元.現行金融機構一年期貸款基準利率為5.40%.地下金融貸款利率為16.98% ,如果這項投資預期利息稅前(EBIT)資金利潤率為25%,作為普通納稅人,所得稅率為25%。那么,如果這個企業從銀行借款則最后的凈利潤為:R=100x(25%-5.40%)×(1—25%)=14.7萬元:如果從地下金融借款則最后的實際所得為:R=100x25%×(1—25%)-100x16.98%:1.77萬元 兩者相比相差為l4.7-1.77=12.93萬元 如果偷稅漏稅的話.所能獲得的利潤仍然僅僅是R=100x(25%-16.98%)=8.02萬元,比從銀行借款繳納所得稅仍然少14.7-8.02=6.68萬元。顯然,如果不能從正規金融機構借到所需資金。那么,企業通常會選擇偷稅漏稅.畢竟這樣還可以賺到8.02萬元,如果繳稅則只能拿到1.77萬元,100萬元的投入.收益率僅僅為1.77%,這個收益率與從銀行借款的同類企業相比實在是太低了;如果偷稅漏稅則為8.02%,這同樣低于銀行借款企業14.7%的收益率.而且還要冒著違反法律的極大風險.所以企業無論選擇哪一項都是不合算的由于高昂的融資成本.企業必然投資于高于資金成本的高收益項目.這必然也就伴隨著高風險在本例中預期息稅前(EBIT)資金利潤率至少(也就是如果要偷稅漏稅的話)應大于利息率,如果利息率高于25% .那么企業將無論如何也不會有收益了 實際上目前很多地方地下金融的借款利率已經遠遠超過了25% 。那么.這必然會減少更多民營企業的投資機會.或是促使企業投資于高風險的投機項目.進一步加大了民營企業的財務風險.在社會上助長了投機之風.企業不再從長期發展的角度來經營企業。

2.喪失了有利的稅收擋板。財務杠桿風險遠遠超過收益.民營企業易陷于破產的境地 企業利用負債進行經營.不論盈利或者虧損均需支付固定的債務利息.而且債務利息是在稅前支付的.所以利用負債進行經營.既可以達到籌資的目的又可以產生抵稅的作用.使企業可以少交所得稅.這就是負債融資的“稅收擋板”作用民營企業不能從正規金融機構借到資金而不得不從地下金融借款.利率很高,因此,這些企業往往存在較高的財務杠桿。但因為是從非正規金融機構借人資金.無論是借人資金總量還是因此產生的利息支出都不在企業財務上反映出來.企業不能享受利息帶來的稅收擋板的利益。因此。其只能面對較大的財務風險,卻不能享有高額財務杠桿帶來的杠桿收益。

……略……

三、超常的財務風險進一步加大企業經營風險。

    同時在社會形成不利的激勵機制。民營企業不得不采取偷稅漏稅來抵補損失的稅收擋板。但偷稅漏稅有可能面臨政府的處罰.進而影響到企業的社會誠信度.進一步影響投資者對企業的分析。民營企業經營的不確定性又增加了.這進一步導致企業經營的總體風險加大。因此.社會對民營企業的創辦、經營、發展的約束便不僅僅是資金問題,還有是否能夠面對自身誠信的喪失與面對不得不偷稅漏稅從而遭到政府處罰的勇氣.這使得民營企業的經營者或創辦者面臨更大的不確定性經營風險。另一方面,也為相關執法者制造了巨大的腐敗空間。由于制度安排的不恰當與不合理.如上例當中,如果考慮利息抵稅作用,那么,企業應該繳納的所得稅不應是100×25%x25%=6.25萬元.而應該是100×(25%-16.98%)×25%=2.005萬元,所以這些企業偷稅漏稅的結果實際上也只是大概抵消了利息的稅收擋板作用。執法人員了解這種狀況,必然會導致執法不嚴與執法不力.這一切將導致合同強制執行力度不夠,整體社會激勵機制嚴重扭曲.必然產生大量的宏觀經濟效率損失

    上述種種情況必然迫使民營企業主要依靠內源融資。但當企業發展受到很大局限時,內部資本積累必然有限.便會極大地降低民營企業的投資率.社會經濟發展也便受到抑制。同時.這同樣也遵循“劣幣驅逐良幣”的原則.使社會涌現出的是大量的勇于違背法律法規的投機者與冒險家或者與政府有密切關系的人.必然也滋生助長了政府部門中某些人的腐敗行為。在社會上形成了不良的激勵機制。

    民營企業在發展過程中,除了面對正常企業的財務風險以外.還需面對額外的超常財務風險.也無法通過多方投資與多方籌資來分散風險這主要是由于民營企業融資渠遭匱乏導致的 若要改變這一現狀,惟一的辦法就是金融體制變革。解除銀行準人限制.允許成立各種所有制形式的銀行中介體系.形成各種產權主體相互競爭的金融市場.這必然會大大降低民營企業的資金成本.進而增加民營企業的資金利潤率.從根本上解除民營企業融資約束問題,促進經濟的發展。

天津財會-2010(2)


關閉
浙江快乐12开奖预测号码 北京快三和值走势一定 上海天天彩4开奖号码结果 福彩3d技巧视频 ag真人现场 体彩p3专家杀码定胆 广西快乐十分10.11.12 老私彩十大信誉平台 篮彩奖金怎么算 凯发真人百家乐 江苏快三一共多少期 天津快乐10分体育彩票开奖结果 内蒙古11选5遗漏一定牛 绝地求生游戏号在哪看 浙江体彩6+1历史开奖结果文库 北京赛车pk10制作平台 黑龙江22选5一周开几次